遭道指抛弃又裁员 埃克森美孚荣光不再

8月的最后一天,埃克森美孚正式被道琼斯指数扫地出门,两天后,埃克森美孚又传出了全球裁员的消息(www.ntqLw.com)。两相对比之下,这只道指古老成分股的命运令人唏嘘。

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太多,美股四次熔断、石油霸权旁落,属于能源股的荣光也随之黯淡。而在另一边,科技股们一骑绝尘,苹果特斯拉们激起一轮又一轮的狂欢。

自愿离职计划

两个多月前,在雪佛龙宣布裁员10%-15%之时,埃克森美孚在年度股东大会强调,目前没有裁员计划。但在两个多月后,一切都变了。9月2日,埃克森美孚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可能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目前正在评估。

同一天,埃克森美孚在澳大利亚宣布了一项自愿裁员计划。根据埃克森美孚方面的说法,公司已经完成了对其目前和未来在澳大利亚项目工作的评估,并正在寻求员工自愿退出公司。但埃克森美孚并未说明寻求削减的员工比例是多少,仅表示在澳大利亚将考虑所有表示有兴趣自愿裁员的员工。

在撑不住的能源企业中,埃克森美孚是最新的一家。但事实上直到7月,埃克森美孚都未曾透露过裁员的意向。路透社在报道中指出,由于在7月时,埃克森美孚方面还强调,公司没有因为疫情而采取裁员计划,也没有通过今年的员工核查来确定裁员比例。

“我们正以各个国家为基础进行评估以审视可能的额外效率,由此正确调整我们的业务规模,并使其在未来变得更加强大,”但在最新的给路透社的的电子邮件评论中,埃克森美孚公司发言人凯西·诺顿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这似乎意味着,在裁员这一问题上,埃克森美孚的态度也变了。对于裁员消息的真实性以及潜在的裁员规模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埃克森美孚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裁员已经是最后的自救招数了。二季度财报已经将埃克森美孚的压力展露无遗。数据显示,该公司Q2总营收326.05亿美元,同比下滑了52.8%;与此同时,该公司的净亏损达到10.8亿美元,而在去年同期,这一数字还是盈利31.3亿美元。

无论从哪个指标来看,埃克森美孚都是“压力山大”。

在走上裁员道路之前,埃克森美孚也做过其他努力来缓解当下的困境。8月,埃克森美孚表示,在报告第一和第二季度亏损后计划同时削减资本和运营费用,该公司今年已将资本支出削减了30%,至230亿美元左右。此外,路透社还提到,埃克森美孚正在计划出售其在澳大利亚东南部,巴斯海峡油气合资企业中50%的股份,分析师估计该合资企业的价格可能高达30亿美元。

扫地出门

在业绩的困顿之下,埃克森美孚的股价也节节败退。截至9月1日美股收盘,埃克森美孚的股价为39.43美元,当天下跌了1.28%,今年以来股价跌幅达到40.42%。

2007年是埃克森美孚的高光时刻,彼时,其市值稳居全球第一,峰值时期曾达到5250亿美元,彼时油价也超过100美元/桶。而到如今,埃克森美孚的市值仅为1667亿美元,甚至不到榜首苹果的2.29万亿美元市值的1/10。

业绩的萎靡加上股价的败退,让埃克森美孚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失去了立足之地。8月31日美股盘前,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制药巨头辉瑞和大型国防合约商雷神被调整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分股名单,取而代之的是商业软件供应商Salesforce、生物制药企业安进和高科技综合制造企业霍尼韦尔。

这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自2013年以来最大的成份股调整。

作为资历最老的成分股之一,埃克森美孚自1928年就出现在道琼斯指数中。对于有着124年历史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而言,埃克森美孚的地位一直颇为特殊。2018年6月通用电气(GE)被剔出之后,埃克森美孚正式成为该指数最古老的成分股,但最终埃克森美孚也没有逃过出局的命运。

不久前,苹果宣布,将按照1:4比例拆股,每拥有1股苹果股票的投资者将额外获得3股股票。而由于道指是股价加权型指数,道琼斯的高级指数分析师认为,苹果的拆股将使道琼斯指数中的科技股权重从27.6%降至20.3%。

事实上,科技股比重不足一直是道指的心病。今年以来,由于疫情的冲击,科技股独树一帜,而石油能源股则一蹶难振。受此影响,道指的表现也逊色于纳指及标普500。因此,对于道指而言,加入新的科技股显得尤为重要。结果就是,最古老的成分股埃克森美股出局,取而代之的是主攻云计算业务的Salesforce。

“股市是‘嫌贫爱富’的,”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指出,道指中有数十家公司,能够被放选入的都是一些业绩比较好的、比较优质的股票,这也是指数能持续上涨的原因。

李大霄进一步表示,现在因为油价低迷、经济还没恢复,石油股肯定是面临着很大的减值损失,把表现较差的石油股比如埃克森美孚剔除出去算是常规操作,并不意外。

明日黄花?

在埃克森美孚出局后,雪佛龙成了道指成分股中唯一的石油企业,能源股的“失宠”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上世纪80年代,能源公司在道指中的权重一度占到1/4,而在埃克森美孚退出后,能源股权重将降至仅2%。

不只是道指,根据定制投资集团的数据,2008年,当油价飙升至每桶140美元以上时,能源板块占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6%。现在,能源行业仅占标准普尔500指数的2.5%。相较之下,科技股在该指数中的权重已从2010年的18.48%升至如今的28.17%。

“一个时代即将结束,”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坦言。

这背后,是油市今年以来的天翻地覆。根据美国海博国际律师事务所的统计数据,今年以来,美国已有60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破产,仅在7月就有18家申请破产。其中,甚至包括美国页岩油气巨头切萨皮克,切萨皮克曾拥有仅次于埃克森美孚的美国第二大天然气产量。

上述律师事务所的能源业务联合主席克拉克提到,能源行业破产潮估计还会加速蔓延。他解释称,开采页岩油的水力压裂技术有所突破时,国际原油价格应声涨破每桶140美元,因此,一夜之间催生出一个高杠杆的新产业。但如今,油价一直徘徊在每桶约42美元。

除了行业的整体低迷之外,埃克森美孚自己也难辞其咎。CNN在报道中指出,埃克森美孚一系列战略性决策事与愿违,例如在市场见顶时押赌天然气,以及在美国页岩油开发的热潮中起步过晚。

对于如今能源股的落魄,在韩晓平看来,也跟能源技术革命有关,在石油之前,煤炭类股票更早就被剔除了,同时兴起的是电动汽车等新型替代技术。

不过,韩晓平也提到,资本市场其实有点过度解读,虽然新能源即使正在逐步兴起,但石油被替代还是比较难的,大概至少还需要20年。即使作为燃油使用的需求减少,但石油仍可以作为化工原料,比如太阳能发电站的一些材料。事实上,直到去年四季度,全球的石油需求都在上涨。如果疫情过去之后,随着经济复苏、旅行增加,石油的需求还是会增加的。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公司名称:苏州力翰威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清洗机,托盘清洗机